第二章 怀孕疑云

我一阵得意过后,神情变得恍惚起来。我心底莫名的发慌,我想到昨夜里金泰信滚烫炙热的体温,还有床上的翻云覆雨。

  我怀着对丈夫赵耀祖的愧疚感,决定铤而走险再去那个让我羞于启齿的地方——星级酒店8808。

  我徘徊在8808的房间门口,看到房门开着缝隙,我平复了一下情绪,推开了房门。

  “进来……”

 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。

  这是个明媚的午后,由于厚重的窗帘被拉上了,所以房间里的光线很暗。

  “恩。”我应声。心想:还好没有开灯,不然还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。

  我寻着声音望去,金泰信浅卧在沙发,身旁的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还有一丝烟雾,看来他已经“恭候”多时。

  “说说吧!”

  金泰信起身站起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的钱……你准备好了吗?”

  我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。

  “怎么?你怕我?”

  金泰信步步逼近,我心跳加速,我忙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“怕……”我不自觉的脱口而出,我身子抖动的厉害,看到近在咫尺的金泰信,真怕被他认出来。

  “哼,有趣!”金泰信语气中带着怒意:“那还来勒索我?”

  “什么勒索?我是来索赔的。”我辩解着:“你在上个月3号那天,你……”

  “上个月?你是指?”金泰信陷入回忆中,的确上个月初,表弟借他的车开,他便答应了。表弟开他的车和同学聚会,向来贪杯的表弟比平日里多饮了几杯酒,他不顾同学们的劝阻,执意自己开车返程,途中出了交通事故。出事后,表弟给他打过电话,他已经让助理给处理了啊!

  “你开车撞了我公公,收买了派出所的警务人员,他们一个个……”我越说越来气,因为后期去询问处理结果时,警务人员说是小区监控处于盲区,当时我就火了,因为我曾在小区的监控室看到过回放的事故现场。一定是他收买了警局的人销毁了罪证。

  “车是我名下的,可是开车撞人的并不是我!”金泰信嘴角抽搐,厉声:“所以你要给我下药!然后勒索我?!”

  “什么?你可不能反咬我一口!我只是拍照……”我上前走了一步,忙说:“开车撞我公公的人是你表弟,你和他是亲戚关系,你又不差钱,你帮他赔偿我们也是合情合理的……”

  “当我是冤大头啊!钱!我的确不缺,但是你这种讨钱的放法让我厌恶!”

  金泰信坐回沙发去。

  “我是逼得实在没有办法!医药费让我们的生活……不堪重负啊!”我面露难色。

  “钱我可以给你,只是……”

  金泰信话音未落。

  “只是什么?”

  我追问。

  房间里一阵死寂,金泰信邪魅的轻笑,他解开上衣衬衫的扣子。

  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

  “取悦我!”

  金泰信命令的口吻。

  我紧张的捏着衣角,他看出我的紧张,他停下解皮带的手,一脸嘲讽:“我的钱你也敢拿,不怕烫手嘛!”

  “躺好!我来!”

  我心想豁出去了,反正已经被他强上了一回,这次过后,我拿钱走人,从此与他再无瓜葛。

  金泰信见我上前伸手解他腰带,他猛的推开我,他冷笑中带着对我的厌恶,说道:“下贱模样!”

  我被戏弄了,深感屈辱。

  “滚!”

  金泰信缓缓的扣上衬衫扣子。

  后来,我拿到了钱,公公康复出院,丈夫从业务员升职为经理,仿佛一切都好转起来,就连婆婆都频频示好。

  可是,在我心里埋着“秘密”,这让我整日心神不宁,有时做噩梦,梦到丈夫对我拳打脚踢,咒骂我是贱货,众人指责我出轨……

  “呕……”

  正在厨房炒菜的我突然胃里一阵翻腾,我赶紧冲进厕所,对着马桶一阵狂吐。

  我拍着胸脯,我难受的眉头紧皱,这反胃的情况接连好几天了。

  难道怀孕了?我赶紧摇头,否定了自己的猜想,我因为长期的节食减肥,搞得自己月经不调,月经推迟也是常有的事。最重要的事,赵耀祖自从升为经理后总有应酬场合,不是夜不归宿就是满身酒气深夜归,这三个月以来几乎没有做过亲密的夫妻之事。

  “哎?晓蔓啊!你不会是有了吧!啊哈哈哈……”婆婆靠在厕所门旁。

  我扯了一块卫生纸,擦了擦嘴角。

  婆婆高兴的唱着小曲儿就出门,说是去给我买早早孕测试纸。

  我洗了洗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。我用手摸着小腹,我有些害怕,我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赵耀祖的。

  婚后的两年里,婆婆整天在我耳边唠叨,谁家抱孙子了!谁家二胎了!谁家儿子领了未婚先孕的儿媳妇回家了,他们家可真有福气……

  我也想赶紧生个一儿半女堵住婆婆那碎嘴。可是,中药也吃过,西药也吃过,还去大医院检查过,结果是双方都正常,这就奇怪了!

  赵耀祖安慰我,说一切顺其自然。

  现在,我这要真是怀孕了,该不会是金泰信的?毕竟我和赵耀祖在一起两年都没怀孕啊!

  天啊!我不敢往下想,我自己找了个理由:不会的,哪有那么巧的巧的事情,才一夜而已!

  日子转瞬即逝,盛夏转入深秋。

  我怀有身孕已6个多月,我挺着肚子在小区不远处的公园散步,这公园的景色宜人,金黄色的银杏叶随风飘落……

  我抬头望着落叶纷飞,突然一个毛头小孩玩滑板,嗖!他从我身旁穿过,我急于闪躲,脚下一滑,一个站不稳,要看要摔倒,一有力的手臂伸来,一把揽住我的腰。

  我刚要回头道谢,没想到看到的是金泰信,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小心点,走路多看脚下!”

  金泰信见我站稳后,松开了手。

  “谢……”我的另一个谢字还未说出口,金泰信就离开了。

  看着金泰信远去的身影,我猜想他一定没有认出自己,毕竟现在的自己是个圆滚滚的胖子了。

  圣诞文学网官方网站:http://www.shengd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