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出轨败露

我买了两颗大白菜,慢悠悠回小区,我虽然有了身孕,但是家务活还和往常一样,洗衣做饭买菜都是我的活,甚至每晚还要给公公婆婆端洗脚水。我想抱怨,但是一想自己曾出轨,便只能忍气吞声。

  “哎?什么啊!”

  我从门上抽出来一信封,我见这信封都没封口,便站在门口就把信封里面的纸拿出来并且打开。

  对折的纸展开,是电脑打印的一个地址。

  “谁这么无聊?”我想随手扔掉,以为是个恶作剧,这时我用手捏了下信封,里面还有东西,抽出来一看,心顿时凉了半截。

  三张照片,是赵耀祖和一个女人的床照。

  我细细想来赵耀祖近来的表现,他的确经常“出差”,最近的一次是一整个月都没回家。我曾追问起,他敷衍几句,说是想多赚点奶粉钱。

  当我问他赚了多少钱时,他却不回答。我私底下去银行查了他的银行卡的交易记录,发现每一笔款项都是几千元以上,难道他是做什么理财项目?!我还曾在他衣服口袋里发现过一张珠宝购买的小票,我天真的以为是他买给我的惊喜礼物,也没有再问。

  这发生的一切,都暗示着丈夫赵耀祖出轨了!

  我强忍着泪水,我把手里的白菜往门口一扔,匆匆的下楼打车去了。

  出租车停在了豪华别墅区的大门口,我心里默默祈祷着,希望我的猜想都不是真的,丈夫是爱我的,没有出轨!

  我刚从出租车下来,就看见赵耀祖牵着一孕妇的手从别墅区大门口出来。

  “老公!”我刚要喊,我看到婆婆也在这儿,她正笑容满面的跟在孕妇身后,帮她拿外套。

  这婆婆在家吃饭都要等我递筷子,怎么出了家门就成了伺候人的老妈子了,真是讽刺!

  我怒火冲天,冲上去狂吼:“赵耀祖!你个王八蛋!”

  “唉吆喂!这哪窜出来的疯狗?”婆婆赶紧上前两步挡在孕妇身前。

  “说!赵耀祖你给我说清楚了,这女人是谁?!”我泣不成声:“你个没良心的……你对的起我们娘俩么……”

  “赶紧滚回家去,别在这鬼哭狼嚎,丢人现眼的……”婆婆呵斥我。

  “这就是你家里的?”孕妇有些得意忘形,她抚摸着足有8个月大的孕肚。

  赵耀祖一脸嫌弃,他转过脸去说:“回去吧!”

  我一看场面,就知道事情的真实性了,原来婆婆早就知道丈夫出轨了,她还帮着丈夫瞒着自己。

  “啪!”

  我伸手打了赵耀祖一耳光。

  婆婆当时就急眼了,她跷起脚尖,回敬了我一耳光。

  孕妇站在一旁看热闹,她挑事的说:“吆,好大的脾气啊!怎么只许你出轨,不许别人出轨啊?就你肚子里的孽种还不知是哪个野男人的!”

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我捂着疼痛的脸颊,怒目而视。

  “我说你出轨!你还很有雅兴啊,还自拍床照留念,呵呵……”

  孕妇手捂着嘴巴偷笑。

  “晓蔓,咱们算是扯平了,你也别不知好歹……”赵耀祖淡淡的说,丝毫看不出他的愧色。

  “你!赵耀祖!你什么意思?”

  我听到赵耀祖挑开了明说,我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颤。赵耀祖一定是偷看了我手机里的照片,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后退几步。

  原来,赵耀祖早就知道我和金泰信有一夜情。他能容忍我这么久也实属不易。

  孕妇轻蔑的扫了我一眼,接话:“装什么装!你和野男人上床……”

  “啊?”婆婆听闻此言,又恶狠狠的抬手一巴掌上去,紧接着推到我,她咒骂:“不要脸的破鞋!待在我们家养胎……你个臭不要脸的!”

  “妈!行了!这在大街上……”赵耀祖劝架。

  “让你给我儿子戴绿帽子!气死我了!我今天非要把你肚子里的孽种打掉!”婆婆抬腿就是一脚,狠狠的踹了我的肚子。

  很显然,婆婆是刚知道我出轨的事儿。

  我感觉到腹部剧痛,下体有羊水破裂的迹象,我拼命的护住肚子,婆婆直接骑在我的身上打,赵耀祖全程冷眼旁观。

  孕妇围观还不过瘾,她用双脚踩住我的一只手臂,婆婆用腿按压住我的另一只手,婆婆双拳狠狠的击打着我的腹部。

  “啊……我的孩子!”

  我的尖叫声引出别墅区的门卫保安。

  “喂!”

  保安快步朝着我这里走来,他见三个女人扭打在一起,其中还有两孕妇,忙大喊:“打人是犯法的!住手!”

  我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,我泪眼朦胧的看向保安,近乎昏厥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喊救命了。

  恍惚之间,我看到有一辆车子经过,里面的人好像是——金泰信。

  医院的重症监护室

 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,我首先摸自己的下腹,平坦?是生下来了吗?

  “护士!”

  我见巡房护士经过,赶紧喊住。

  小护士停下脚步问:“是哪里不舒服吗?需要……”

  “我的孩子呢?啊?”

  我激动的问。

  “死了!”婆婆的声音传来,她打发小护士离开。

  “不,我明明听到小孩的哭声!”我无法接收孩子已死的消息。

  “六个多月孩子,还没发育好呢!生下来怎么活?”婆婆不耐烦的说:“死了!”

  “你!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!你们都不得好死!”我嘶吼着,我近乎绝望。

  刚走不多远的小护士回来,她同情的目光看向我,说:“太太,你先冷静一下。”

  “不是让你走了吗?你怎么又回来了!去去!”婆婆驱赶着小护士。

  此时,赵耀祖进来,我期待的眼神看着他,希望从他嘴里听到不一样的消息。我忙问:“孩子,我的孩子还活着对不对?”

  “孩子没有足月,生下时确实是活的,但是……”赵耀祖像是在讲别人家的家事一样,平淡的说:“孩子一生下来,医生就说没发育好,顶多活几个小时……”

  “不,我不信!我能听见孩子的哭声!不!你们都骗我!你们还我的孩子!”

  我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,我接近疯狂。

  “都说死了!你别大喊大叫的,跟个疯子一样。”婆婆嫌弃的说。

  赵耀祖从他的包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,说:“签了吧!对你对我都有好处!”

  我一副生无可恋的姿态,我幽怨的看向赵耀祖,接过打印离婚协议书字样的纸张,我控制不住双手的抖动,声音嘶哑的说:“结婚时,你不是说过,你要养我一辈子吗?”

  病床旁的婆婆听言,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谩骂:“贱货!外面偷汉子,还有脸了!赶紧的把离婚协议签了!”

  婆婆的手劲过大,我脑袋轰鸣,晕厥过去。

  “装的,一看就是装的!”婆婆不依不饶的絮叨着。

  婆婆强行拿我的手指按在了签了离婚协议书上,我就这样被净身出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