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冤家路窄

出院后的我可谓是一无所有。

  我东拼西凑借钱打官司,我要状告婆婆一家对我施暴导致胎死。可是,我告不赢,几经折腾,我欠下一屁股债。

  那个和赵耀祖有关系的孕妇名叫安娜娜,她家有钱有势又有权,这就难怪势利眼的婆婆会优待她啦!赵耀祖算是攀了高枝成了龙,他成了安岳父公司里的总经理。

  转眼间,已经离婚三年了,这三年里我过得浑浑噩噩,也曾有轻生的念头。

  我的26岁生日,我为自己买了一个8寸小蛋糕,我点了一份外卖,简单的为自己庆生,我许下愿望:只要我活着就要搞垮赵耀祖。

  意想不到,我实现愿望的机会来了。

  我离婚后的三年,曾去饭店刷盘子洗碗,也曾头顶烈日发传单,

  最后在一家装饰公司做销售组长。

  “放心吧,价格给您放到最低了!嗯嗯,好的。哈哈哈,您哪天有空?我请您吃饭!”

  我挂断电话后心中很是畅快,因为我成功抢了赵耀祖公司的项目,这已经是第五次了。

  赵耀祖接手了安娜娜父亲公司的总经理职位。他公司主做户外装修以及承包各种工程。我的公司主要做家装,批发建筑材料。

  盛世大酒店。

  “小林干的好!来,举杯敬小林!”

  饭桌上,公司老板笑呵呵的起身敬酒。

  “老板,这都是分内的事,能拿下这个项目,大家都有功劳。”我手持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酒过三巡,我有些眩晕,我去了洗手间,用冷水洗了脸,顿时感到清醒了,我对着镜子补了妆。

  我从洗手间往包间走,此时我身后响起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晓蔓!”

  赵耀祖看一眼背影就认出了我。

  我自以为这三年来已经彻底放下赵耀祖了,对他只有恨意。可是,当我听到他亲口喊自己的名字,竟然湿了眼眶……

  我停下脚步,却没有转身。

  “真的是你!”

  赵耀祖快步追上来。

  我把头微微抬起,我怕眼泪掉下来,冷冷的说:“有事吗?”

  “天华公司的竞标……”

  赵耀祖话还没说完,我轻笑,打断他的话:“天华公司的张总已经采纳我们公司的方案了。”

  “晓蔓,你可以帮我……”

  赵耀祖眼神带有祈求。

  “帮你?”

  我怒目而视,压制住自己的情绪,咬着牙根说:“三年前我被你妈和小三殴打的时候,你可有帮我?”

  “晓蔓……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啊!你的孩子没了,我也很伤心……”

  赵耀祖一直对孩子的身份疑神疑鬼,他不想面对这件事,他心生愧疚。

  “一时糊涂……好一句一时糊涂!”我气的浑身颤抖。

  赵耀祖想要伸手擦去我眼角的泪,我往后退了一步,躲开他的手。

  “我当时和你签离婚协议,完全是咱妈的主意……”

  “哼!那小三当年怀孕的月份比我的都大,也就是说你出轨在先……离婚也是你的主意吧!”

  “林晓蔓!我现在好后悔和你离婚,我根本放不下你,我爱的人是你,一直是你!”

  “怎么?上门女婿的日子不好过啊?”

  “晓蔓……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你相信我,我迟早都会和娜娜离婚的。”

  “迟早?多迟?多早?”

  我嘲讽着问。

  “等我掌握公司的实权,我就立刻和娜娜离婚……”

  圣诞文学#网首发,看更多小说番外,关注公*众*号shengdan5555

  赵耀祖抬手发誓。

  “那你自己努力吧!”

  我用手胡乱的擦拭眼泪。

  赵耀祖得寸进尺的说:“希望下个月泰鑫集团的精装工程单子,你不要和我竞标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没有回答他,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回到包间,同事们都已经陆陆续续的走了。

  我见老板还在和老员工吹牛,我郑重其事的问:“老板,泰鑫集团的材料报价我去做吧,我有信心能竞价成功!”

  “好好!好!”老板乐开了花,他月初的时候想让我来做这个报价单,但是被我拒绝了,老板正发愁找谁来接这活呢,今天我竟然主动请缨,这让老板喜出望外。

  “老板,我先回去了,你们慢慢喝……”

  我拿起外套,出了饭店。

  我原本不想接泰鑫集团的单子,因为泰鑫集团的总裁是金泰信,那个三年前让我婚姻出轨的男人。我害怕再次见到他,我不知要如何看待他。若不是赵耀祖今日的一番话激起了我内心的积怨,我是不会接的这泰鑫集团的项目。

  “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,他应该会淡忘掉8808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吧!”我自我安慰。

  泰鑫集团公开竞价会议室

  我身穿宝石蓝色的职业套装,长发盘起,妆容雅致,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,我早早的来到了会议室。

  紧接着,其他公司竞价的人都来了,包括赵耀祖的现任妻子——安娜娜。

  我眼神充满杀气的看向安娜娜,她的目光恰巧与我对视,安娜娜轻蔑的一笑,随后找了个靠前的位子落座。

  我双手攥紧,指甲深陷手掌的肉里。

  “大家好!欢迎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参加泰鑫集团的招标大会……”

  一个助理模样的人站在台子上铿锵有力的开讲。

  我哪有心思听啊!我脑海里全是痛苦的过往回忆。

  会议结束后,我自知发挥失常,我看着安娜娜趾高气昂的从她身边走过,心里很是不爽。

  “林小姐!请留步!”助理手上前几步挡在我的前面。

  我诧异的问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“哦,金总裁特意交代,让我请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。”

  助理抬手,一个请的姿势。

  我跟着助理去了总裁办公室。

  金泰信坐在真皮转椅上,他侧身对着我,我还是第一次正视他的眼睛。

  “金总裁你好!我是隆兴装饰公司的代表,我是林晓蔓。”

  我面带微笑。

  “林晓蔓!”

  金泰信站起来,一步步走向我,他故意走的很近,我有些尴尬,她忙低下头,问:“金总裁让我过来,是我们公司报价有问题吗?”

  “抬起头来……”

  金泰信命令。

  我抬头,看着面前的金泰信英俊的容颜,他浑身带有霸道的气息。

  “贵公司的价格确实是最合适的……”

  金泰信把头压低,附在我的耳边继续说:“林小姐是个聪明人,有些话不用我直说吧?”

  “还请明示!”我见他举止亲昵很是不适应。

  金泰信的突然邪魅的一笑,说:“我要是采用了你们公司的报价,你不应该感谢我吗?”

  “自然要好好感谢您……”我话音未落。

  “怎么感谢?以身相许?”金泰信一边说着,一边抚摸着我的翘臀。

  “金总裁!请自重!”我推开了他的大手。

  “你可知道,你在拒绝什么?”金泰信一把搂住我的腰。

  我顺势撞入他的怀中,我感觉到他下体的凸起。

  三年前的记忆如洪水泛滥一般袭来……